阅读历史 |

第 5 章 妙语连珠(2 / 2)

加入书签

司緑杉给送粥,是为了告诉许菀晚,她人在医院,但还盯着他们?黏得太紧,他真的很烦。

她那个性,肯定会住十天半个月医院来缠他。

“阿启,给你。”许菀晚盛出半碗,递给他。

也是鸡丝粥,没葱花。

司緑杉不喜欢葱花,闻到葱花味就捏鼻子。

管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,贺旬启摆手,“我不饿,你喝吧。”

他开始脑补出粥里有泻药。

不过应该不至于,司緑杉表面大小姐脾气,实际上胆子小。

非要做他摩托车后座,眼泪鼻涕流了他一后背。

许菀晚喝粥,他则硬生生吃牛排,差点呕出来,为了面子,才咽下去。

晚晚和司緑杉不一样,性格低调隐忍。

司緑杉吃完了,贺旬启“咯嘣咯嘣”咬焦牛排,声音过于清晰。

她举起大拇指,“贺旬启学长,铁齿铜牙!”

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】

【哈哈哈哈哈,求求你别说了,哈哈哈哈哈。】

【救命啊,你怎么这么可爱。】

工作人员也噗嗤笑出声,什么大小姐脾气差嘛,明明是可爱多。

柳哥一晚上没走,快笑疯了。新生代的脑回路太不一般,有点天赋啊。

精英学长贺旬启此刻艰难吃牛排,丝毫不知风评被害。

贺旬启的粉丝气出白眼:【闭嘴吧司緑杉,喝粥都堵不上你的嘴。】

【哈哈哈哈哈哈哈,大小姐这么一说,我竟然觉得贺旬启哼哧哼哧啃牛排的样子有点可爱。】

贺氏钻粉:【可爱?不是相当狼狈吗?大小姐妙语连珠,说的真好听,会说就多说点。】

贺氏钻粉是著名的贺旬启黑,很有钱,在直播间充了五千块巨款,id闪闪发光。

弹幕区又是一溜儿的:【哈哈哈哈哈哈,吃不下就别吃了。】

【小贺总不必硬撑,吃不下就别吃了。】

贺氏钻粉:【我都心疼了。】

终于有个观察嘉宾妙语连珠,啊不,阴阳怪气贺旬启。

贺氏钻粉找到认同感,今天太活跃了!

贺旬启粉丝气得脸颊直抽抽,又拿司緑杉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以前司緑杉对贺旬启的评论总流露出欣赏和爱慕,今晚怎么180°大转弯了?直接粉转黑。

晚间直播各家粉丝混战,在吵吵闹闹度过。

直播结束后,观众们

() 意犹未尽,看得非常开心。

恍然意识到,今晚的开心是大小姐司緑杉带来的,心情复杂。

直播结束后,四个观察嘉宾如释重负,在直播间前面表演很累,只有司緑杉一个人开心。

心态放平,放飞自我后,司緑杉也好开心。

以前她总提心吊胆,绞尽脑汁思考怎么拆散“喝完”cp,精神高度紧绷。

原来直播可以这么好玩,可以毫无压力的挤兑贺旬启那个臭猪猪。

宋颖颖本想看看黑粉嘴臭司緑杉,然后当着司緑杉的面念出来,让她不要难过。

但是,弹幕里几乎找不到骂她的。

不少人居然在说她很可爱。

可爱?可恶才对!

她怎么敢说贺旬启坏话的?那是贺氏唯一的继承人,一般人舔都来不及。

宋颖颖拿起桌面自己的笔记本,经过司緑杉身边,也不装了,“哼”了声。

却不小心被地上的健身包绊了一跤,她穿着恨天高,一时直接崴了脚。

“哎呦!谁的健身包,司緑杉你故意的是不是?”

司緑杉回头,还想拉她一把的,又缩回了手。

秦霄言手中只有一个文件袋,闻声朝宋颖颖望去,也看到了司緑杉已经伸出去的手。

他嗓音淡淡的:“我的健身包。”

“啊,是我不小心绊倒了。”宋颖颖狼狈地爬起来,一瘸一拐走了。

秦霄言也后脚离开直播室。

司緑杉哼着歌,把桌面上的笔帽和笔杆一一对上,放进笔筒里,才拍拍手,收拾东西准备走。

铁子提着两只保温桶过来,“洗干净了。”

“好,一会送我回家你就可以下班了。秦霄言走了吗?”

“还没,他在接电话。”

“哦,有没有塑料袋?”

铁子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塑料袋,司緑杉接过来,清空健身包。

她抓起一把化妆品往塑料袋里扔。

香缇卡粉饼和柯尼塞格车钥匙眼色一样,她晃了下眼,没注意到车钥匙的公仔挂件,悄无声息掉进地毯,滚进沙发底下。

健身包,两只保温桶,由铁子提着。

司緑杉晃悠着手里的塑料袋,去找秦霄言还东西。

秦霄言在和他大哥秦淮汀打电话,听到脚步声才回头,见是司緑杉。

要还的东西现在在秦霄言助理手上,司緑杉等着道谢,她以为秦霄言手放在半空,是挂断电话了。

“言哥今天谢谢你,保温桶大致洗了下,健身包的东西我没动。”

秦淮汀在电话里问:“和谁说话?”

“片场一个小姑娘,哥,健身包明天带给你。”事情说完了,秦霄言挂了电话。

“你东西多,包里的车钥匙别给我弄丢了,那孩子叫什么——”

电话挂断了,秦淮汀没问完,这么急做什么?哪个小姑娘比他这个大哥还重要?

秦霄言挂了大哥的电话,将手机塞进裤子口袋,问司緑杉:“还没走?()”

“收拾了一会东西。?()_[()]?『来[]%看最新章节%完整章节』()”司緑杉提起手里的透明塑料袋,晃了晃,“马上走啦。”

秦霄言总把她叫小孩子、小姑娘,司緑杉想着,明明他也才二十四五岁,大不了多少。

几个人一起去停车场,秦霄言的保姆车离得最近。

司緑杉挥挥手,“言哥拜拜!”

“再见。”秦霄言颔首,车窗升起,黑洞洞的。

保姆车开走了,司緑杉嘟哝了声:“讨厌鬼。”

“他哪里不好了?”铁子不解。

送她去医院,还给粥喝,这还不好?大小姐的心,海底针。

“反正就不好。”司緑杉也说不上来,“但也不是真的那种讨厌。”

“那你不讨厌他,是讨厌他不喜欢你。”铁子说完,心惊胆战大小姐是不是要发火了,幸好没有,或许她没有听到。

她坐上副驾驶,一辆宝蓝色的敞篷宝马,50来万。

铁子把手机放进支架,点开导航,微信弹出消息,是他上个公司的甲方,“好牙口”漱口水。

他以为对方不知道他离职了,就没管,懒得回复。

微信消息却显示:【铁汁,你是司小姐的助理还是经纪人,能推个广子吗?】

铁子立马拿下手机:【推广费?】

“好牙口”漱口水:【她才2万粉丝,一般价格在5000-7000,现在恋综热度高,我们最多能给到2万。】

大小姐还等着发车,铁子直接发语音,非常不满:“才两万块钱,我们大小姐看不上。”

听到钱字,司緑杉的雷达异常灵敏,“铁子你再说一遍!什么两万块我看不上的????”!

()

↑返回顶部↑
精品御宅屋m.yuzhaiwu.vip

书页/目录